玖笙离

鹤太太是人间至宝!!!

今天份的镇魂,让我再吸吸他们两个。
我依旧是无法和鹤太同频的垃圾,仍然是画照片,背景意识流星空(其实是鲁本斯的月色紫层析再次失败)

初二狗妄想和鹤太太同频
(然而并不存在)
最后大声表白鹤劳斯
鹤鹤鹤我爱你!!!

  没错我已经被鹤太太落了很多张了(估计追不回来了,自暴自弃)
一张巍澜(是画照片)
我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初二狗玖月
居老师和北老师都太好看了啊!画不出来
静静躺在坑底

“苔绿青石板街,斑驳了流水般岁月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霜雪千年》
ps:不是曲绘!是照片!就只是觉得这一句很合适就对了